螺的岛

“这里就是罗德岛,你就在这里跳吧。”

好久没记了,最近累死
4.26红与黑

4.30浮士德

感想以后有空再补了

3.10
逃课在金拱门看完了《俄狄浦斯王》

俄狄浦斯自以为远远地逃离了命运,而命运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追上了他,让他与自己的罪孽日夜为伴却毫无知觉。他积极地探索瘟疫的起因,却在来回几句对话之间揭露出他的真实身世,应验了他杀父娶母的罪行,他成为了这座城邦最污秽的人,他即是他自己最初所唾弃的一切,如今妻子/母亲也因为他死去,连带着给儿女带来不幸的未来。
歌队说真希望您死去,也好过您现在活着受苦。
他的英雄人生突然之间变得毫不值得。若你被人否定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(纵然歌队是出于同情才这么说),你不会愤怒吗?更何况俄狄浦斯呢。但他遭此巨变,再不是被先知说了几句就指控他谋反的那个人了。他陷入一个吊诡的循环困境之中:他悲痛地发现如果自己早些死去,似乎真的就不会有这样的惨剧,但他多年来的英雄功绩就可以从此不作数吗?他如果继续活着,要怎么面对无数信任他的人民?他如果现在死去,要怎么去冥府面对父母?一夕之间他被命运的网紧紧缠住,偌大天地之间竟无处容身。他只能刺瞎自己、放逐自己,余下的寿命将始终与痛苦为伴。看啊,那是俄狄浦斯,忒拜曾经的最幸福、最高贵的人!

这场灾难可以避免吗?忘了是先知还是克瑞翁说过俄狄浦斯会因为他的暴脾气而遭遇不幸,但并不只因为暴脾气,与它同时作用的还有他积极的行动力、追根究底的精神、高尚的道德心。他若没有这些特点他便不是臣民景仰的俄狄浦斯,他被定义了他的本质而毁灭。

一些思考:
1.如果真相会使所有涉事者痛苦,那还要将真相说出来吗?
2.“别想着占有一切,你所占有的东西没有跟随你一生”

闲话几句黑镜S4E1

3.8
我收回黑镜不如9号秘事的话,这集是我弃剧后重拾看的第一集,incredibly good。
梳理一下剧情大致是这样的:
1.老式星际剧的画风,上演了一场戴利舰长和忠诚的船员们消灭坏蛋拯救宇宙的戏码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老套,我差点以为自己点错了。
2.正剧开始,色调灰暗,戴利在现实中虽然是技术总监但是很不受大家欢迎,尤其另一位老板俨然就是他的对立面。他单独开发了一个游戏,在这个游戏中扮演大家都欢迎喜爱的大英雄。看到这里我以为这是他从现实抽离获得满足感的方式,后期剧情可能是他逐渐无法分清现实和虚拟——或者说新来的那个崇拜他的女职员也是他幻想的一层?
3.戴利听见女职员和同事议论他,他感到生气,决定把女职员复制进自己的游戏里。看到这我还以为游戏里只是副本、代码,一举一动皆是设定好了的——然而!游戏中各位的副本却是有自我意识的!而且他们是受戴利强迫演着星际英雄抓坏蛋的戏码,女职员的副本面临着将和他们一同在无穷无尽的“宇宙”中演到地老天荒的命运。我太天真了……
4.然后就是女职员主动动员起自救,他们想的办法是设法冲进系统更新形成的黑洞自我毁灭,结束这暗无天日的生活。最后发现自己进入了正常的游戏世界,这里没有大独裁者戴利,可以自由探索无穷的宇宙。这集结局的处理颇为温情,甚至还有些燃。

我一直在思考戴利这么做到底对不对,其实我本来觉得他在虚拟游戏里拿虚拟副本出气无可厚非,我一开始甚至还是同情他的。但是关键在于这集设定中,这群“人”有着自我意识,那戴利的行为是否依然正当呢?
另一个问题在于他们是自己却又不是自己,这让我想起黑镜之前也拍过一次这样的题材,提取出人的意识作为助nu手li,原始的人自然是没有影响,但是这个抽取出来的自我是否还是自我?他们要逃是否只能面临毁灭?因为他们作为副本永远也无法回归自我。


哦,美丽而残忍的大天使啊

2.12

读了一段班扬《天国历程》里对“名利场”的描述,觉得很适合编一首法罗朱开场的Vérone那样的歌:“这里就像个人间天堂,然而我们的灵魂如在地狱之中”

2.11

约翰·邓恩《死神,别得意》

像是酒神信徒的口吻,轻佻中带着超脱,醉眼里透着清醒,注视着人类的互相毁灭,兴致勃勃窥探着那一边。待此生的苦难与斗争结束,便将去往永恒的英灵殿,那里没有死亡的阴影。

*虽然其实这是首神学诗😂

Nichts, nichts, gar nichts.

2.10

约翰·邓恩《致太阳》

像一个贪恋温暖的金毛呈“大”字型趴伏在太阳晒了屁股的床铺上的咕哝抱怨,他狡黠地半坐起来挑衅太阳、炫耀爱人,又懒洋洋地躺回去,肆无忌惮地挥霍青春。

2.4

Marlowe的the passionate shepherd to his love最感动的我的是A gown made of the finest wool/ Which from our pretty lambs we pull.大概是看了《上帝之国》的后遗症_(:з」∠)_还有就是牧人一般不会太有钱搞来金银珠宝送给情人,但是一起养小羊剪羊毛做衣服一定是真的。